不对!
纵然此人曾经是个天人,但是他现在的确已经废了。
甚至到了要以这种手段来买下一柄先天道剑。
如此一个落魄之人,他怎么可能会一气龙神诀?
莫非他是龙家人?
不可能!
昔年龙初九弑父夺位,更是设计害死了降魔大圣,荡魔天尊一怒之下,将整个伏魔天朝尽数碾碎,除了大乾长公主龙素月与龙铃儿母女之外,并无活口才是……
“……”
那一刹,大掌柜眼瞳一颤,忽的想到了什么。
便是据她所知,那龙素月与龙铃儿之所以逃过一劫,却是因为一人。
那人却也是出自太玄天,更是昔年的龙渊之主,名唤……
风无尘!
想到此处,女子的呼吸亦变得快了几分。
可是那人,分明在百年前便失踪了啊!
传言中,他甚至已经死了。
莫非眼前这个废人便是……
“你们两个先出去!”
大掌柜平复了一阵杂乱的心绪,让两个丫鬟离开之后,关上了房门。
她颔首一瞧,却见那宣纸之上,已然密密麻麻,有着无数小字。
她稍一领会运转,气息竟迅速开始紊乱。
她神色猛变,连忙闭上了双眼,同时收敛了内息。
“好霸道的功法!”
此刻,她确实不再怀疑这一气龙神诀的真伪。
她同样出自世家,她所修行的功法亦非大路货色。
她运转寻常功法,却是不可能会有这等感受。
风无尘如今所写下的功法,纵然不是一气龙神诀,也是与之同等级别的存在。
“如何?不杀我了?”
大掌柜陷入了沉默。
“……”
于此同时,在揽月阁一楼,韩瑛心中忐忑不已,全心等候着风无尘。
那白裙女子却是满脸讥讽的看着韩瑛,不时还出言挑衅。<
br>
“呵……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个废物还能从九楼下来吧?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快些滚出揽月阁吧!如若不然,被其牵连,以同罪论处,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韩瑛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等着心上人归来。
“……”
这时,一个华服青年从门外而来。
“苏蓉!你在这儿啊!”
得言,白裙女子转头,才秀眉一紧,不悦道:“你怎么才来?”
男子连忙解释:“家里有些事,来得晚了,怎么了?”
却见苏蓉指着韩瑛,一脸的不快:“还不都是这个下等贱婢,竟与我带一样的头纱,丢死人了!”
得言,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韩瑛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位姑娘,你一直跟了我与夫君一路,便是因为我与你带了一样的头纱?”
女子说得理直气壮:“那不然呢?平日里,纵然是我那群姐妹,我亦不屑与她们做同样的打扮,而你一个贱婢算什么东西?也敢与我戴一样的头纱!不知死活!”
那男子看了看韩瑛,笑意更是讥讽:“苏蓉,你与一个野丫头置什么气?纵然是同样的头纱,戴在你身上,那是凤凰,戴在她的身上,不过就是一只野鸡!”
女子脸色更沉:“那你愿意跟野鸡一样吗?”
男子一笑,旋即便恶狠狠冲韩瑛道:“野丫头,还不快把头纱取下来?”
韩瑛依旧不做回应。
虽然方才风无尘说,要将那青殇买下来做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但实际上,在她心中,风无尘亲手给他戴上的头纱,才是第一件礼物!
心上人给他亲手戴上的头纱,却值千金!
苏蓉顿时堵起了嘴巴:“一个贱婢,和一个废物,真是又臭又硬!”
对于苏蓉对他们这等莫名其妙的敌意,韩瑛百思不得其解。
但好在此处
是揽月阁,对方纵然凶神恶煞,却也不敢真的对她出手。
这时,那男子又忽的上前:“我乃蜀州孟家世子孟十方,不想死的话,就自己乖乖把头纱摘下来!”
韩瑛心间一颤,却神色坚定:“我不管你是谁,这头纱是我夫君送我的,除了我夫君,不论是谁发话,我也不会摘下来!”
“不摘下来?好!你以为我收拾不了你吗?”
苏蓉秀眉轻挑,连忙阻止道:“这里可是揽月阁,你不要乱来?”
孟十方狰狞一笑:“我当然不会乱来!贱婢,你给我等着!”
片刻,孟十方去而复返,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个干瘦老者。
“孟公子,你所说的小偷在什么地方?”
孟十方指着韩瑛:“就是她!”
韩瑛顿时有些慌乱:“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那老者眼神一凛:“眼神躲闪,分明是心虚,抓起来,带到外边儿,好好搜身!”
“你们别碰我……放开我!”
韩瑛下意识要反抗,但那老者却是天君修为,抬手间便将其镇压。
“哼!还敢反抗!给我拖出去,好好的搜!”
“是!”
几个揽月阁下人立马照办!
孟十方脸上的狞笑更浓,旋即便将一块儿紫灵晶塞到了那老者身前。
老者略显鸡贼的眼神四处一撇,眼见无人注意,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下了紫灵晶!
“嘿嘿!多谢李管事!”
李管事一脸正色:“谢我作甚?我是见那女人行迹可疑,才将她拉出去搜身的,与孟公子无关!”
孟十方暗道一声此老虚伪,旋即,却又奉承道:“李管事大公无私,在下佩服!”
“哼!走吧,去看看他们搜得如何了?”
待几人出门,却见韩瑛一身衣衫亦被人扯坏,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
韩瑛眼中带泪,却是顾不得伤势,死死的捂住了头上的纱
巾。
“不……不要……这是夫君送给我的!”
“哼!做贼心虚,你若没有偷窃,为何不敢让我们搜?把头纱给她摘下来!”
门前的动静顿时引得众人围观。
然而众人指指点点的对象,却是韩瑛。
“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出身卑贱也便罢了,居然偷到揽月阁来了!”
“哼!死也不愿意摘下头纱,是不想让事情败露吗?”
“……”
“我……我没有偷东西!我没有……”
被几人拉扯,韩瑛眼中的泪水渐浓,无比的绝望。
“呵呵,没有偷东西,那你为何不敢摘下头纱?”
“就是!偷了东西还不承认,该杀!”
“……”
眼见几个揽月阁的下人半天都摘不下女子头纱,孟十方一步踏出:“我来!”
说罢,他一把抓住了韩瑛的长发,猛的用力。
“啊!”
女子疼得撕心裂肺,惨叫一记。
孟十方面带狰狞,一脚踹在了韩瑛的小腹之上。
“松手!”
“给我松手!”
“噗!”
接连挨了几脚,韩瑛终于面色苍白,呕出一口鲜血,只是死死抓住头纱的掌心,却再也没有了力气。
“哗啦!”
孟十方一把撕下了头纱,宛若是夺得了什么战利品一般,耀武扬威。
颔首之际,看了女子额前的红斑,其眼中的讥讽更浓:“原来还是个丑八怪!哈哈哈!怪不得不愿意摘下来!”
“还……还给我……”
韩瑛却是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她只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夫君送她的第一件礼物!
“还给你?好啊!”
说罢孟十方一把将头纱扔在了地上,并狠狠地踩了几脚!
“想要?就来拿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