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中,一切生灵皆存在于黑暗之内,拖入黑暗,就能看的非常清楚。
 混寂,战力绝非表现出的那样。
 不管自己在混寂眼里如何,混寂在自己眼中,就是一个怪物。一个绝非寻常契合三道宇宙规律可比的怪物。
 但这个怪物,从未露出真面目。
 混寂笑了:“不算骗,不管现在还是未来多久,我都没打算以完全状态出手,不为别的,答应过弥主。”
 “弥主让前辈隐藏实力?”
 “是不暴露某种力量,与隐藏是两个概念,一旦暴露,或许咱们都得玩完。”
 陆隐明白了:“倒是辛苦前辈了。”
 混寂赞叹看着陆隐:“小家伙,你这契合两道宇宙规律的战力怎么感觉比那些老家伙契合三道宇宙规律还强?不是普通的契合三道宇宙规律实力。”
 “估摸着放眼宇宙,你的实力可以称之为主宰之下了吧。”
 陆隐很认真看着混寂:“前辈真这么认为?”
 混寂想了想:“差不多。”
 陆隐不知道高兴还是什么,混寂参加过九垒战争,见识过主一道真正的出手,它这么说,代表认可了自己现在的实力。
 可差不多三个字就讲究了。
 哪怕只是一点点差距,也是天堑。“那么前辈见过的最强契合三道宇宙规律存在是何等战力?或者说,主宰之下的最强存在,是何等境界?”陆隐问。这个问题他之前一直没问,不是没想到,而是不
 想问。
 就好像爬山,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但如果不知道山巅在哪,还可以继续。若有人告诉你,距离山巅还有一半距离,很可能直接放弃了。
 陆隐距离主宰的差距,比这个还大。
 所以他从未问过。
 混寂摇头:“我未必见识过真正仅次于主宰的存在出手,但我见过最强的主宰之下的强者。”它抬起爪子,露出身侧,那里有一道伤痕,清晰可见。
 “一招。”
 混寂回忆:“仅仅一招,确切地说,是碰个面,给了我一下,就让我承受这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
 陆隐盯着混寂的伤痕,真的无法愈合,仿佛有种难以形容的力量凝固,连混寂都无法驱散吗?都过去那么久了。
 “谁?”“不认识,主宰一族的一个老家伙。”混寂放下爪子,很严肃看着陆隐:“别小看主宰一族,至今为止你见过的主宰一族都不过是小家伙,你没见到那些主宰辈分
 之下甚至与主宰同辈的老家伙,那些才是怪物。”
 “当然,以你现在的战力,倒是未必没资格与它们一战。”
 “其实回想起来,我承受这一招可能也是大意,它们的战力是很恐怖,却还没到让人绝望的程度。”
 “境界就是契合三道宇宙规律,再往上就是主宰了,可这一步,被主宰彻底限制,永无法超脱。”
 陆隐皱眉:“真够恶心的。”
 “是啊,是很恶心,但有什么办法呢?其实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是你们人类先一步达到主宰层次,会不会也这么做?”混寂来了一句。
 陆隐眼睛眯起,会不会?或许,也会吧。
 生命的本质是自私,他是人类,却不会无脑的赞颂人类。人类本身也是生命,不管境界多高,都无法摆脱生命的本质。
 永生就是改变生命本质?错,永生只是改变肉体本质,而不是改变生命。
 当然,这些也不过是瞎猜。
 或许那位弥主若达到主宰层次,真的无私呢?
 他的想法代表不了整个人类。
 混寂走了,木先生他们一一到来。
 陆隐的突破引来了所有人。
 他们都想知道陆隐突破后变强了多少。可陆隐又没必要跟他们打一场。只是告诉他们,确实变强了,那就行了。
 除了因为契合宇宙规律变强外,陆隐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让自己修炼的力量,尽量可视化。一直以来,他修炼了很多力量,可每一种力量的极限与对应的破坏力并没有太明确的概念。每次与敌人战斗都是一种力量不行就换另一种,以各种力量组合强压
 敌人是他最擅长的。
 但越往后,尤其攀登主宰层次,越不能这样。
 尽管他还不知道如何突破主宰层次,却知道如果还是所有力量齐头并进,最终哪怕能达到那个高度,也没那个时间去达到。
 那些主宰为什么叫主一道,而不是主二道?因为它们都只有一股力量达到了古今无敌,遍布方寸的层次。
 可如果让陆隐舍弃其它力量,他也不可能。
 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我的力量可视化,并做出最终的取舍。以骰子为灵感,以契合宇宙规律黑暗,制作出了一个十二面骰子,每一面都代表一股力量,以黑暗对一切的包容与归宿,将所有力量与骰子的每一面相连,并以
 数字的形式呈现,达到让自我清晰认知的程度。
 如此,陆隐抬眼,心脏处星空释放,眼前是一个骰子,一个十二面,黑暗骰子。
 每一面都代表自己修炼的一股力量。
 但并未填满。
 如今只相连了四股力量,分别是肉体力量,时间岁月之力,因果,与意识。
 四个面,相连四股力量,以数字的呈现分别是八十,一,一百,三。
 以数字的形式呈现,会非常明显,一目了然,更能直观看清自己各种力量的差距,以此或许弥补,或许放弃,或许取代,都可以由自我取舍。
 而数字并没有上限,而是以意识为起初的认知来确定。陆隐将抽取静物意识流之前的意识强度划分为一,如今经过两次意识流抽取,已经达到了三。在他预估中,瞎子的意识很可能近百,那是主修意识一道主序列的
 力量,也是契合三道宇宙规律与陆隐之前意识强度的对比,才得出的大概差距。
 无法做到绝对的精确,无论是数字还是认知,都只是大概。
 以瞎子的意识与自我原本意识对比为一百比一,那么可以大概推算出自己的肉体力量与契合三道宇宙规律强者对比。
 肉体力量的结果就是,八十。比不上专修肉体力量契合三道宇宙规律的存在,可一旦动用物极必反积攒力量并最终爆发,也能对决白色不可知那种的,而专修肉体力量的绝强者数字未必就只
 有一百,所以定了个八十的大概结果。
 算是足以压过契合三道宇宙规律强者的肉体力量,却比不上擅长肉体力量的此境界强者。
 而岁月之力只有一,因为陆隐并没有主修这股力量。他之前的祖世界是岁月小船,以空间追逐时间,虽然不错,但突破后也并没有认真修炼。
 虽然有很多岁月长河支流,但不属于自身力量,动用也只是直接砸过去,简单粗暴。所以只能与之前的意识强度差不多,一。
 而因果,其实算是自己最擅长的。姑且不论一直以点将台地狱增加因果天道,这种增加因果的方法远比正常修炼快得多,即便青莲上御的因果大天象巅峰时期也比不上自己了,而自己还领悟了因
 果无线性,看清了因果束缚的本质。
 陆隐可以很自信的说一句,哪怕放在主因果一道,因果主序列在因果一道上也很难超越自己。
 一百,说不定还谦虚了。
 这就是目前十二面骰子呈现出的数字效果。
 正因为修炼力量太多,太杂,以至于陆隐有时候也无法完全看清自己的各种力量。
 现在就容易多了。
 不过这种数字方式的呈现同样有弊端,那就是无法呈现对某种力量的领悟强度。呈现的其实只是力量本身的多少。
 比如岁月之力,自己修炼很少,但有时候以流光穿梭岁月长河能起到奇效,这不是数字可以呈现的。
 数字只是辅助,或许等有了更直观的呈现方式,就可以不这么做了。
 陆隐出神看着骰子。
 等分身与本尊相融,立刻可以增加三股力量,死寂,神力与生命之气,如此,呈现的就可以有七面。
 十二面,多是多了一些,以防万一吧。
 无数年生死挣扎,陆隐最大的收获就是谨慎,凡事多想想,可这种谨慎也可能带来焦虑。
 不知道如果主宰的力量以数字呈现,会是多少?陆隐收起骰子前忽然想到这个,有些发愣。
 突破的这段时间,尽管过去九十九年,可因为相城位置没变,酒问前辈他们搜寻的文明有限,以至于还没搜集到一次意识流的材料。
 陆隐当即带着相城瞬移,现在最容易提高的一个是因果,一个是意识。
 因果可以对永生境出手,增加因果天道,可这么做有些张扬了。
 意识就是搜集材料。
 一次次瞬移,不断搜集,终于在二十多年后完成了一次意识流天意十二转布置的材料。
 随着意识的吸收,陆隐默默将骰子上意识的数字改为四。
 如果能达到一百,就足以匹敌瞎子那股浩瀚的意识了。
 一百,相当于主一道主序列最擅长力量的数字。
 …
 修炼无岁月,陆隐体会到这句话了。
 五百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尽管对于修炼者来说,依旧不是什么太长的时间,可在陆隐看来,自己五百年没找主一道麻烦了。
 不,是六百多年。
 当然,这段时间并没有闲着,他以瞬移不断带相城移动,不断寻找文明。绿色光点形成的母树已经过百棵,而意识,则增加到了十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