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儿放心,娘已经让人把那小畜生押上邢台,这一刻恐怕已经人头落地了。”

    大王妃坐在项缺身边笑道:“没有了他,以后你就是项家唯一的正式继承人,项家的资源都会为你所用,只是这几日你还要躺在床上多装病几日。”

    “嘿嘿,这小杂碎终于死了,哼,为了这么一个废物,爹这些年在他身上浪费了多少资源,我才是项家长子,项家天才,可他却从未有半点关心过我。”

    项缺冷笑,随后想起什么,满脸怨恨。

    大王妃望着项缺,有些欲言又止,有些秘密想告诉他,不过担心他现在又无法承受。

    “缺儿,你就不要想着你那死鬼老爹了,是他对不起你,他不配当你的爹,有你一天你会知道,你远比项尘那个杂碎身份和血统高贵得多。”

    大王妃林莲安慰道。

    “我才不想他,他竟然能干出对皇妃酒后乱性的事情,如今被囚禁也是活该,反正有他没他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两样,他也从来不关心我。”

    项缺冷哼道,满脸叛逆的怨气。

    望着项缺和项王没有多深感情,她反而松了一口子。

    “傻孩子,有一天你会知道,他根本不是你爹,他也配?当初若不是为了家族,为了那个男人,我怎么会嫁给他,你可是皇种啊……”

    林莲暗道。

    项缺眼珠子一转,道:“娘,我累了,你让秀儿陪我就行了。”

    “嗯,好,你好好休息。”林莲起身,带着一名侍女离开,留下一人服侍项缺。

    自己娘走过,项缺望向了一旁美貌可人的清纯少女,嘿嘿一笑,一把将对方拉到在了自己床上。

    “少爷,不要…”

    衣裙撕裂声响起,顿时满屋春光……

    林莲出了房间,走向自己的寝宫。

    而这是,一名身穿管家衣袍模样的中年男人快步而来,向林莲禀报。

    “季叔,那小畜生死了没有?”林莲淡淡问道。

    这中年男人名周季,林莲的心腹管家,当年随她随嫁而来的项家,本身也是名实力可怕的强者。

    “小姐,出了点变故。”周季低声道,林莲虽为人妇,不过周季依旧习惯称呼她为小姐。

    她本身,也是大商顶级大世家之一,林家之女。

    “怎么回事?”

    “那根据线人目击者说,那小畜生突然发疯了一样,不知道哪里来的实力,突然击杀了十多名家仆逃了,不过小姐放心,我早就安排了护卫小队过去防止发生意外,那小子逃不过护卫小队的狙杀,想必很快夏北就会提着他的头颅过来。”

    周季管家低声道。

    “那废物也能杀十多个家仆?到是小看了他,务必杀了他,我要想接管项家,这小畜生就不能留。”

    林莲冷漠道。

    “是,小姐放心,他不可能从五十名护卫手中逃走。”周季说道。

    街上房屋顶上,数十名护卫围杀项尘一人。

    夏北不可思议望着自己的这一剑,竟然只是刺入了半寸血肉,就被项尘体内一股惊人的能量抵挡住了!

    自己可是神藏境界六重的强者啊,一剑刺穿一米厚的岩石都没有问题,刺不穿这家伙肉体?

    “滚!”

    项尘一声咆哮,一拳轰击向了夏北面门,夏北脚尖一点真气爆发后退,躲开这一拳之力。

    “我不信,我还奈何不了你这个废物!”

    夏北冷喝,体内一股强大真气激荡而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章节目录